制造分歧和拖延时间美国在气候大会上做了些什么?新京智库

制造分歧和拖延时间美国在气候大会上做了些什么?新京智库

美国这些“烟雾弹”、“外交技巧”和“权宜之计”不仅不能有效应对气候变化,还有可能损害南北互信,对国际社会的行动合力造成破坏。

▲2022年11月6日,在埃及沙姆沙伊赫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COP27)开幕现场。图/新华社

据新华社消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七次缔约方大会(COP27)本月6日至18日在埃及沙姆沙伊赫举行。

本次会议主席国埃及将本次大会的口号定为“共同实施”,埃及外交部长兼COP27主席萨迈赫·舒凯里指出,发达国家应兑现每年为支持发展中国家适应气候变提供1000亿美元的承诺。

面对与日俱增的气候灾害压力,美国对在会议上讨论提供气候补偿资金的态度发生了软化。然而,就美国目前的相关表态来看,制造分歧和拖延时间可能会成为其行动的一部分内容。

新世纪以来,海平面上升、洪水、飓风等日益剧烈的气候变化对发展中国家造成了巨大冲击。就此,发达国家在2009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哥本哈根大会上作出了承诺,表示于2020年起将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支持。

然而,在作出承诺之后,美国的实际行动则有些“口惠而实不至”。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在今年10月底接受外交关系协会采访时确认,奥巴马政府时期政府只提供了10亿美元左右的气候基金,特朗普时期则任性“退群”——退出联合国《巴黎协定》并且砍掉了所有相关预算。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的统计,2020年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提供的气候资金总额是833亿美元,而美国只提供了其中的30亿美元左右。

非洲联盟委员会可持续环境主任哈森·尼亚姆贝在今年的会议召开前指出,非洲在2014到2018年期间一共只收到了50多亿美元的气候资金,“我们记忆中的1000亿美元的承诺从未兑现,而目前的评估显示,即使是这个数额也不够”。

非洲气候基金会高级气候外交顾问法滕·阿加德在本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多年来克里和欧洲领导人发表的声明让“人们怀疑欧盟和美国在减少损失和损害方面的承诺”,并表示,在此次埃及会议上,她本人对这个问题的期望很低。

今年的气候灾难频发,肯尼亚等东非国家遭遇了罕见的干旱,南亚地区发生的洪灾淹没了巴基斯坦三分之一的土地,而斐济等太平洋岛国上的村庄也面临海平面上升的困境。

面对这样的压力,美国多年来反对设立与补偿发展中国家的气候变化损失和损害专项基金的立场似乎有所软化,同意在本次大会上进一步讨论相关事宜。

然而,根据多方媒体披露,克里表示,美国在同意进一步讨论的同时,提出了附加条件,即中国也应该与发达国家一同出资,因为中国“理应”为任何此类基金提供资金。

部分发展中国家表示,本次大会是为了讨论深受气候变化影响的那些国家如何生存,美国如果将中国拖入这类讨论,可能会在发展中国家之间制造分歧,最终导致讨论的重心偏离主题。

包括安提瓜在内的39个岛国组成的联盟团队的谈判代表米凯•罗伯逊,此前曾表示美国这一提议是用来分散发展中国家注意力的 “一个烟幕弹”。普林斯顿大学气候问题专家迈克尔·奥本海默则提出,这种表态可能是美国用于分化发展中国家立场的“外交技巧”。

而对欧洲发达国家而言,由于美国并未做出涉及实质内容的表态,欧洲国家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承担的国际压力可能会加大。

自本次大会召开以来,苏格兰、法国、德国、奥地利等国家都提出了从几百万到上千万美元不等的针对“损失和破坏”议题的资金。

月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几乎是公开地表示了法国对美国在这一方面不作为的不满。马克龙表示,如今欧洲已经在为较为贫困的国家提供帮助了,现在“其他西方国家需要做更多的事情”,国际社会“必须对富裕的非欧洲国家施加压力”。

此外,据等媒体披露,这些欧洲发达国家的代表普遍担心,鉴于美国有过“退群”的历史,如果下一任美国总统再次推翻已经达成的共识,欧洲可能又会被美国抛在一边,独自面对国际压力。

就美国自身而言,此次对于气候援助,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的损失和破坏的补偿问题上的态度软化,也有可能只是权宜之计。

拜登上任以来,重新加入了联合国《巴黎协定》、通过了数十亿美元的相关资金,这些都是拜登政府修复其前任共和党政府决策的政绩。然而,这些政绩都是在白宫、参议院、众议院同时由控制的时期完成的。

如今美国中期选举大局已定,共和党拿下众议院,而共和党普遍反对气候援助,因此美国在该议题上取得相关突破的可能性并不大。据报道,美国高级官员已提出建议,本次埃及会议上仅进行框架性质的讨论,关于实际协议的谈判可推迟两年再进行。

应对气候变化,关键要有效落实,不能开空头支票。本次大会前夕,《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表示,本此大会将聚焦“落实”,期待各国通过立法、政策、项目等途径表明本国如何实施《巴黎协定》。

而美国这些“烟雾弹”“外交技巧”和“权宜之计”不仅不能有效应对气候变化,还有可能损害南北互信,对国际社会的行动合力造成破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